管家婆四肖三期内必出一特

 

金琢墨蘇畫


金琢墨

中國建筑彩畫中,人們常將用于不同形式的建筑上并形成不同風格的彩畫分為殿式與蘇式兩大體系,前者包括各種和璽彩畫和各等級的旋子彩畫,主要裝飾于宮殿、壇廟、城樓、衙屬等莊重、體量大的建筑上。蘇式彩畫與殿式彩畫并立,主要運用于園林建筑,如亭、廊、軒、榭等相對小巧以觀賞為主的建筑上。

傳統的四合院,蘇式彩畫與殿式彩畫相比,具有式樣多變、內容豐富、構圖靈活和色彩鮮艷等特點,尤其是其中包括表達人們情趣愛好的繪畫部分,更使裝飾變得生機盎然,深受人們的喜愛。北京的頤和園、北海等園林建筑中有大量優秀的蘇式彩畫實例,人們可以從中充分領略其風采。

蘇式彩畫是一大類彩畫的總稱,它有相對固定的格式,主要特征是在開間中部形成包袱構圖或枋心構圖,在包袱、枋心中均畫各種不同題材的畫面,如山水、人物、翎毛、花卉、走獸、魚蟲等,成為裝飾的突出部分。在包袱兩側均畫有體量較小的聚錦、池子等陪襯性畫面以及卡子、箍頭等固定格式化的圖案,這些都是蘇式彩畫最常見的基本的、共同的特征。然而人們在欣賞蘇式彩畫中,往往會發現:雖然大體的格式相同,但風格卻有很大的差別,其中有些非常精致華麗,有的則相對簡單素雅,這便是蘇式彩畫分級的結果。蘇式彩畫在固定的格式下,對個別部位的圖案做法作適當的調整,可分別形成金琢墨蘇式彩畫、金線蘇式彩畫,黃線蘇式彩畫等不同等級,其中金琢墨蘇式彩畫便是諸蘇畫中最精致、華麗的一種,它在許多方面,從構思到表達方式都有獨到之處。
  金琢墨蘇畫中,金琢墨圖案是構成金琢墨蘇畫的主要前提。有些局部圖案,如卡子,在式樣相同的情況下,由于表達方式不同,可以做成金琢墨卡子、片金卡子,攢退活卡子等不同風格的卡子,這幾種卡子前兩種瀝粉貼金,一、三兩種攢退,瀝粉貼金輝煌華麗,攢退圖案工整細致,而金琢墨卡子效果兼有這兩種圖案之長.

一、包袱:包袱包括煙云與包袱畫兩部分,包袱畫在內容確定后主要由繪畫水平來決定效果,而煙云則可體現其精致與否。一般的煙云有軟硬之分,均退暈,層次則有五、七、九之別,金琢墨蘇畫的煙云,在一組建筑中硬煙云是占一定比例的,因硬煙云是直線段折成的半圓形包袱,更顯工整、精致。實例中,主要部位,如明間,應盡量考慮運用硬煙云,在一座建筑中軟硬搭配。至于退暈層次,一般以七道為主,九道雖更為精致,但層次過細,色階過于接近,易模糊不清,且工藝煩瑣,除特殊場合、工藝水平有保障外,一般不用。煙云的托子退暈視煙云的層次而定。如煙云為七層,托子為三層,煙云為九層,托子則可四層。托子層次可不必過多以免喧賓奪主。
  二、聚錦:作為陪襯包袱的聚錦,既有自身的設計規則,又有金琢墨格式的特殊要求,其要點是:第一、聚錦的式樣應當別致,構思巧妙合理,富于變化,普通的幾何形的輪廓已不適應金琢墨規格的需求了,因此必須在設計上下功夫,其式樣在同一建筑、同一間、同一面盡量不重復。第二、聚錦與包袱搭接之處形狀應相對玲瓏剔透些,以免出現與包袱連體的現象,如果只畫簡單的幾何體,如輪廓直接交到包袱線,很容易出現這種現象。第三、聚錦的念頭(聚錦葉等陪襯),設計時除相對精致華美外,還要充分考慮金琢墨做法的特點,筆道之間留有充分的攢退余地,以便于攢退。
  三、墊板:包袱兩側的墊板(紅色部分內)可畫作染花(葫蘆葉、喇叭花等)、漢瓦、池子、燈籠錦、萬字錦等不同圖樣,其中做池子是較為成熟、定型的圖樣,金琢墨蘇畫亦多采用,如做池子后,兩側尚有余地,還可續加漢瓦、攢退活、博古等圖樣。
  四、找頭:這里指在綠色部分內的設計,一般彩畫在這部分內多畫花卉,葉為黑色,故稱黑葉子花。若金琢墨蘇畫也以此為內容,相對簡單,且落俗套。在較考究的彩畫中,包括金線蘇畫,多以畫異獸為裝點。異獸泛指一些奇異的動物,如獅、馬、牛、象、鹿、麟麟等均可,但都不是寫生的畫法,而是其變形,身、背上披有長毛,身上五彩斑斕,口中吐火。異獸益壽同音,借其音而喻其吉祥,有延年益壽之意。而在異獸周圍又多配以水仙、竹葉、靈芝等補空畫,故又有靈(靈芝)、仙(水仙)、祝(竹)、壽(異獸或叫瑞獸)之意。現在看眾多蘇式彩畫畫異獸者寥寥,皆以黑葉子花為題材,而傳統彩畫則有很多優秀的異獸實例,實在應加以繼承。
  五、卡子:這里主要結合本彩頁說明卡子構思設計,以區別于較簡單的蘇畫卡子。卡子是蘇式彩畫的主要圖案,占較顯要的部位,裝飾性很強,是箍頭與包袱的過渡部分。在檁、墊、枋三件中,一般包括兩個軟卡子、一個硬卡子,墊板考慮軟卡子,以曲線為主,是出于繪制時的方便性。檁、枋必須一軟一硬互相搭配,一般這三個卡子均取相同格式,雖有軟硬之分,但筆道走向基本一致,如同同一漢字的不同字體,但本圖的三個卡子從格式上看各有不同,而總體效果又均稱協調,其中的硬卡子內加入少量軟筆劃,使硬卡子也變得靈活。
  六、箍頭:本圖的箍頭為漢瓦卡子箍頭,其中漢瓦為具有金琢墨特點的畫法,小卡子因箍頭太窄,為片金圖案,比起一般的回紋、萬字箍頭來,較為新穎,而且在繪制上也不困難,只是漢瓦中的吉樣字加工后應容易辯認,有時并不十分強調考證。
  七、柁頭:一般的彩畫柁頭可畫拆垛花、作染花、博古、山水、攢退圖案等,其中最常用的為作染花和博古。而博古效果又優于花卉,故較成熟的蘇畫均選博古為柁頭的裝飾內容,一般畫博古只畫格子和博古本身,并不加其它修飾。金琢墨蘇畫配博古傳統有兩點處理是錦上添花之處,一處是格子的效果,即將平涂的背影加以錦綾效果;第二處是在柁頭的上方加小花罩,也以示其精致;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博古本身的表達水平。
  八、柱頭:這里指柱頭箍頭上部的一小條紅色圖樣,在大多數形畫中這一窄條均做成切活(紅地黑線條圈樣)圖案,本圖為瀝粉貼金做法,兩者作用均為添補空白,但后者明顯金碧輝煌。從一小處也體現金琢墨蘇畫的華貴程度。
上述金琢墨蘇畫的特點,主要結合本插圖分析介紹,在實踐發生中,由于構件形狀不同,組合方式的差異以及在繪制上工藝水平的不同和經濟條件的可能,往往還會有更多的變化,出現更多新的構思設計與做法。

 

 



·上一條:解密北京四合院投資真經
·下一條:北京四合院的“街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