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婆四肖三期内必出一特

 

中國古代五大鎮山


 中國古代曾有五大鎮山(東鎮沂山、西鎮吳山、南鎮會稽山、北鎮閭山、中鎮霍山)之說。這不禁使我想起了北京有“五鎮”的傳說。
   
相傳在元、明兩朝時,北京有“五鎮”之說,即按所謂“五行”金、木、水、火、土排列設有五個“鎮物”,壓住北京的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以保北京城的安寧。此話純屬荒誕無稽,不足為信,但它卻給北京的幾處名勝古跡留下了一些有趣的故事。
   
北京“五鎮”分“舊五鎮”和“新五鎮”。“舊五鎮”,是元、明兩朝所建,符合“五行”學說;稱為“正五行”。東方之鎮為神木廠(屬木),西方之鎮為永樂華嚴鐘(屬金),南方之鎮為燕墩(屬火),北方之鎮為昆明湖(屬水),中方之鎮為景山(屬土)
   
神木廠位于北京廣渠門外通惠河二閘的南面,現在的地名叫黃木莊。明初永樂皇帝朱棣,營建故宮紫禁城時,曾派人到四川、兩湖、兩廣等地采辦大量上好木料,這些木材經輾轉運輸,最后沿大運河運到北京,堆放木料的地方就是神木廠。《春明夢余錄》記載:“京師神木廠所積大木,皆永樂時物。其中最巨者曰‘樟扁頭’,圍二丈外,臥四丈余,騎而過其下,高可隱身。”這些大木都是世界罕見之物,難怪后人有詩詠神木廠云:“大木千囷百丈高,東方作鎮記前朝。磈奇猶憶巖阿里,老干亭亭聳碧霄。”乾隆皇帝在乾隆二十三年還特制了《神木謠》以志火木:“都城東有巨木焉,其長六十余尺,臥于地,騎者隔木立,弗相見也。相傳前明時所置,以應甲乙生氣云。作神木謠:‘天三巽一含精腴,深山大澤連林扶。壽突靈椿忘榮枯,所樂不存屣棄渠。遠辭南海來燕都,甲乙青氣鎮權輿。是稱神木眾木殊,春明舊跡久聞予。便中一覽城東隅,長六丈余臥通衢。圍乃不可規矩模,巋然騎者能蔽諸。四百春秋一瞬夫,雨淋日炙風吹敷。枝干剝落摧皮膚,隙孔瞋菌郁繆紆。為想懷材昔奧區,凌云概日垂扶疏。翩集不脛曰人乎,天也將以為貞符。試看虛中巨查如,堯年貫月歷劫余,生育盛德釐皇圖’”。乾隆皇帝建碑立亭,刻《神木謠》于碑上。御碑亭就在現在的北京鋼琴廠院內,“文革”中碑、亭均遭毀壞,所剩的一段大木也被不識文物為何物的人做成會議桌了,實可惋惜。
   
華嚴大鐘鑄造于明朝永樂二年(公元1404),傳為祈禱“靖難之役”中死難軍士的亡靈而鑄。大鐘通高6.94米,最大直徑4米,重達46.5噸,聲音渾厚綿長,圓潤宏亮,鳴時聲聞數十里之外。鐘體內外鑄有17種經咒, 計22.7萬多字。銅質精好,字畫整雋,相傳為沈度筆,少師姚文榮公(廣孝)監造,被譽為“中國鐘王”。嘉靖年間以“京城白虎方,不宜有金聲”,遂臥鐘于地。明萬歷五年(公元1577)神宗朱翊鈞又將其從漢經廠移置萬壽寺存放。
   
燕墩亦名煙墩,在永定門外路西一里許,燕墩在元代初建時為烽火臺狀的一土臺,到了明代嘉靖三十二年修外城時方將燕墩以磚包砌,其墩臺是一個下寬上窄的立方體,墩臺下部的四面邊長皆為14.87米,底部至臺頂高19米,頂部各邊長13.7米呈正方形。臺底部北面左端開一門,兩扇門和門框等皆以石為之。從此進,循石階而上,歷45級能從臺頂西南角至臺上。有一首《燕墩竹枝詞》足以證明此墩臺為元初建都時之故物。詞曰:“沙路迢迢古跡存,石幢卓立號煙墩。大都舊事誰能說?正對當年麗正門。”
   
昆明湖古稱西湖,也稱甕山泊。昆明湖水碧波蕩漾,風景如畫,歷史上曾有過“西湖十景”的盛譽(西湖十景為:泉液流珠、湖水鋪玉、平沙落雁、淺澗立鶴、葭白搖風、蓮紅墜雨、秋波澄碧、月浪流光、洞積春云、壁翻曉照)。早在金代,這里建有功德寺,舊名護圣寺。到了明代,湖邊又陸續建起了寺院和亭臺。弘治七年(公元1494)建立的圓靜寺,景色更為壯麗。清乾隆間擴建為昆明湖皇家園林。多少年來,前來游園的人無不對昆明湖倍加贊賞。
   
景山又名萬歲山,俗稱煤山,與故宮紫禁城北門神武門隔路相望,解放后成了公園。景山元代時為小丘稱青山,明初擴建北京城時,挖紫禁城筒子河和太液池南海,將所挖泥土堆積而成。民間傳說山下曾堆放過煤炭,所以才又有煤山之稱。景山東側山坡上有明末崇禎皇帝自縊而死的老槐樹,樹身被一條粗大的鎖鏈鎖著,還有明太監王承恩陪崇禎皇帝殉節處石碑。景山樹木叢生,百草豐茂,景色宜人。有詩詠中鎮景山為證:“地安門里繞紅墻,樹影重重映夕陽。玉蛛金鰲橋上望,煤峰聳峙在中央。”以上是“舊五鎮”。
    
“新五鎮”的說法是清朝乾隆年間才出現的。歷史上的封建皇帝都迷信“風鑒”之說,乾隆自然也不例外。1644年甲申三月明朝滅亡,清軍入關后定鼎北京,先后滅了南明政權和平定“三藩之亂”,開始了歷史上所謂的“康乾盛世”。乾隆皇帝認為,要想使大清朝江山永固,國運恒昌,必須一反前明的做法,反其道而行之,使其與原來之“鎮物”相克或相阻,于是有了“反五行”的“新五鎮”之說。
   
在西方,早在雍正十一年雍正即下令將明朝棄臥于地的永樂大鐘由萬壽寺移往覺生寺并建造大鐘殿將鐘懸掛起來,這正是一反前明“西方不宜鳴金”的做法。此舉到乾隆八年乾隆皇帝特為此舉寫了一首詩:“雷紋隱篆蟲,半字蘊洪銅。善吼周三界,聲聞具六通。橫扮為撞杵,夏屋是乘風。待扣何須扣?當前悟色空”。與此同時,他又命人在西直門外廣源閘設立火器營,這樣做的目的是取“以火克金”之意。
   
在南方的燕墩臺上,乾隆命建“九龍寶蓋石幢”,上刻乾隆御制的《帝都篇》和《皇都篇》二文。據說南方在“八卦”中屬離位,“五行”中屬火象,若以烽火臺為鎮,則火勢更猛,必須建御制石幢鎮火。
   
石幢為亭式,九龍寶蓋毗盧頂,細雕云龍,頗壯麗。幢石為方柱形,高8米,每面寬1.7米。南面鐫刻有滿漢合璧的清高宗御制《帝都篇》,下款題:“乾隆十八年夏四月之吉御筆勒石永定門南皋”十九字。四周刻番蓮花邊紋,東西兩面光平無字。北面刻御制《皇都篇》。此兩篇御制文皆有序文。據史料記載,石幢上的兩篇御制文,與從前在天橋西路北斗母宮中的一石幢文字相同,該石幢后移于先農壇外壇墻下,今蕩然無存,亦無從查考其蹤跡。石幢底座的雕刻尤精,每面凸刻“飛云海馬”四,與三朵寶相花相間。又有菩提珠10串,與菩提葉10個相間。更為突出的是底部中心地帶陽刻的24尊水神像,形態各異,都袒背裸足地趺坐于海水之上。每面中央又刻有龍首人身狀的“四海龍王”,龍王左右為“八方水府都君”,再左右是“八部天龍”,占踞四角部位的是“四瀆安瀾神”。據說在1900年以前,清廷尚有祭燕墩水火神的祀典。精美的石幢雕刻說明了乾隆皇帝欲以水制火,以防火盛的所謂“反五行”的良苦用心。此舉雖屬荒誕,但卻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古代石雕藝術精華,充分表現了我們古代勞動人民的精湛技藝和聰明才智。現為北京市重點保護文物。
   
乾隆二十八年,駐守京師的八旗兵因修整北部兩黃旗校軍場,派兵去拆元大都土城,用土城的土墊校軍場。二十九年乾隆下旨給步軍統領,禁止拆城墻土,以保北部“風水”。意在以上城之“土”,去克北鎮昆明湖的“水”。這一想法,使元大都土城遺址得以保存至今。
   
乾隆十五年(1750)在景山五峰上各建亭一座。中間頂峰之亭名“萬春亭”,三重檐,四角攢尖,亭頂覆以黃琉璃瓦。萬春亭左右的兩亭左亭名“周賞亭”,右為“富覽亭”,均為重檐八角攢尖,亭頂覆以綠琉璃瓦。最外面的兩小峰,各建一藍琉璃瓦蓋的重檐圓形小亭,東邊的名“觀妙亭”,西為“輯芳亭”。五座亭中各有一尊銅佛像,稱“五味神銅佛”。此舉意在以“金”勝“土”。五味神銅佛在庚子(1900)年八國聯軍進北京時被掠走四尊,現只保存一尊還是斷了左臂的,后經補鑄還原。
   
“新五鎮”中惟有東部的神木廠,乾隆皇帝未另設“鎮”以相克。考其原因是由于他認為清本發祥于遼東。遼東在北京的東方,大清朝的建立和繼而清軍入關,乃是紫氣東來的壯舉,故不再在東方設鎮以阻之。
   
現在北京的“五鎮”除東方之鎮神木廠已蕩然無存外,其余四鎮都還存在,可供旅游者觀賞

 



·上一條:圣人南面而聽天下,向明而治
·下一條:中國古建筑旋子彩畫